龙族3名言(绘梨衣经典语句)

  1、那场潮水,那场潮水退去的时候把很多东西都冲走了,那些人那些事,如退潮那样离开了这个世界,东京看起来还是东京,可跟他熟悉的东京已经不一样了。经过了这些事你还紧张什么呢?经过那么多人那么多事,你还没有长大一点么?

  2、卡塞尔学院日本分部,执行局局长,源稚生执行官。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但也是最后一次了。向你宣布本家的判决,你将被抹杀。你没有必要抗辩,因为不会有人听。

  3、人确实是自私的动物,但为了极少数的人,人是能牺牲自己的。这种莫名其妙的感情就是爱,是人存在的证据。上杉越参加过无数次弥撒,每一次牧师都给他讲爱,直到这一刻,他忽然醍醐灌顶了。

  4、我从不鼓励你,因为鼓励你没用,鼓励你只是姑息你,只是帮你忘记痛苦。我一次次把你打倒,侮辱你,嘲笑你,让你记住自己的弱小,让你记住这世上曾有你‘做不到’的事,让你永远铭记悲伤!就让老师成为你人生里最大的恶吧,你会为了打倒我而把命豁出去!我一直等着你内心的狮子咆哮。

  5、不登上世界的巅峰怎么会知道力量的美?不杀戮众生怎能把新王的旗帜染红?它像指挥家那样强有力地挥舞双臂,火山群自东而西喷出炽热的烟柱,烟柱中裹着赤红色的火山灰,就象是黑龙身上赤色的鳞片。

  6、我们都不是为了杀什么人才这么玩命的对么?我们为的是幸福啊!我们为的是杀死坏人之后就能跟自己的好朋友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才那么玩命的啊!

  7、真正能决定人类命运的就该是昂热那种男人,强大到会把折刀插到会议桌上跟对手谈判,这一刻举杯交欢,下一刻拔刀砍人,中间甚至不需要过渡一下,犹豫对他而言是个古怪的单词。”犹豫只是留给对手更多的时间去准备“这是昂热的名言。他本人就像是那柄锋利的折刀,能把一切都斩断,无论是灾难,悲伤,因果,甚至命运。

  8、这种和谐融洽的关系真的很奇妙,好像彼此认识了很久很久,久到白发苍苍。

  9、小丑是那种无论心里是开心还是难过别人都看不出来的人,因为他给自己画上了笑脸。

  10、看到林黛玉的贾宝玉心底一动,心说这妹妹我曾见过的……看到林黛玉的薛蟠心说,萝莉有三好,声娇体柔好推倒。

  11、现在发狠晚啦,如果提前半个小时你就能改变这个故事结局,但那时你在干什么?你在喝酒,在犹豫,在安慰自己。等到你下定决心了,已经来不及了!

  12、如果森林中藏着两匹野斑马,被猎人发现的那只会跑向另一只寻求庇护,这种举动没有丝毫意义,只会把同类也害死,可在致命的弹幕中谁能抗拒那种冲动呢?

  13、每个男人都是海员,你先要见识很多片海的美好,但最后你只会在你最喜欢的那片海上慢慢地变老。

  14、原来是这样么?原来只是跑出来看看这个世界就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忍受很多的痛苦。知道自己的寿命比别人短,但不想在那间永远不改变的小屋里过一生。

  15、因为我是你弟弟嘛,兄弟之间的感受总是差不多的,我想要喝一口好酒暖一暖的时候,我就猜你也会想喝一口。

  16、路明非一遍遍地听着片尾曲,网吧外面下着微冷的雨……他忽然意识到这才是现实,世上的爱情故事不是都有结局的。有些话只是说说而已……比如我爱你……比如我等你。

  17、人就是这样,一旦突破下限就无所畏惧,事事变得驾轻就熟。

  18、夕阳的光在绘梨衣的眼睛里缓缓地褪去,巨大的日轮即将沉没在海平面之下,最后的光把天空中的云烧成火焰的颜色,在越来越浓郁的夜色中,绘梨衣的眼睛前所未有的明亮。

  19、有时候宁可牺牲离开这里的机会,也想握着她的手。

  20、曾经坐在王座上的生物,如今就像被驱赶到悬崖边的狼群。

  21、其实每个人都在表演,人生是一场戏,你总不会演的是自己。

  22、武士道的勇气在这种工业机械般的冷漠压力面前,就像被打断脊梁的猛虎。

  23、“那就是说那条龙已经准备好开餐咯?我们现在来不是给它送外卖吧?我们潜到它面前扭动着说,主人您想先从什么开始吃呢?鱼群?潜艇?还是…我?”路明非说。

  24、精通诡谋的人往往都很爱惜自己的生命,因为在他们看来别人都是棋子,而他是下棋的人,下棋的人就该比棋子贵重。棋子之间血流成河,下棋的人云淡风轻。

  25、最后的最后,他们还是见上了面,但有些人已经擦肩而过,有些事已经时过境迁。

  26、你本是该咆哮世间的怪物,却非要收敛爪牙做个废物。

  27、耳边似乎有人在说话,是啊,在那个大雨滂沱的晚上,在那问红色的情·人酒店里,那个被认为是哑巴的女孩凑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们都是小怪兽,有一天会被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28、每个女孩都是一片大海,她有的时候风平浪静,有的时候惊涛骇浪,有的大海像巴伦支海那样寒冷,但冰下生机勃勃,游动着大群的独角鲸和逆戟鲸。有的大海像风暴角那样凶险,但是绕过了那个海角你就能航向富庶的东方。当然也有些女孩会像加勒比海,美好神秘,不时有海盗出没。

  29、事到如今,每个人都是疯子了,大家都要死,都只能靠对方的绝望温暖自己。

  30、路明非已经不记得自己中了多少刀了,托这辆兰博基尼的福,每次有人逼近他就狠踩油门,加速拉开距离,有些刀就会砍空,砍中他后背的几刀也没有造成致命的刀伤。他的后背痛得像是被烙铁烙着,鲜血混合雨水染红了白色的真皮座椅。可大量的失血不但没有让他恐惧,反而令他有股子凶狠的喜悦。他想起蒙古人的叼羊会,他在电视上看过那场面,最矫健的骑手把羊死死地抓在自己的手心里,仍凭其他人怎么抢都抢不走。直到现在为止,那美丽的、温软的猎物还在他的控制之中,直到现在他还是赢家!

  31、第一次,恺撒在昂热的眼睛里看到了莹润的光泽,他这才意识到昂热真的是老了,这个老到无牵无挂的男人,终于又失去了所剩不多的朋友中的一个。即使是天下之恶,复仇的魔鬼,也会被悲哀吞没。

  32、有些故事仿佛注定,不是因为偶然也不是因为错过,而是因为它是一个解不开的结。

  33、在那之前昂热大概从未想到人类和龙类之间的**是那样的决绝,那样的残酷,那样的血流成河。在这场**里只有一方能活下来,哪怕你身上能动的只剩下牙齿,你也要爬过去咬断对手的喉咙。

  34、路明非跳下车来,撑开一柄大伞,后排车门被人推开,伸出女孩的小腿来,小腿的线条纤长美好,肤色素白耀眼,脚上穿着白色的高跟短靴。那只脚在积水中一踩就缩了回去,片刻之后再伸出来,只剩赤脚踩在水里。穿塔夫绸露肩白裙的女孩钻到伞下,爱惜地把新靴子抱在怀里。两人顶着一柄伞跑向旅馆,男孩拎着大大小小的盒子。雨水在街面上浩荡奔流,浑浊的水花在腿肚上跳荡,女孩轻盈得像是涉水过河的白鹿,脚踝上金色的链子哗哗作响。在起落的裙摆和双足之间,一直迟到的夏天仿佛忽然间降临了。雷声在刹那远去,雨中的长街像是在慢镜头中被拉得很长很长。

  35、路明非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他委实无法证明自己不会爱上别的女孩,就像暗恋陈雯雯的时候他不会知道自己将来会遇到诺诺,那个笑得很治愈很爱很爱完治的赤名莉香也会爱上其他人,慢慢地治好她在完治那里受的伤,仍旧笑得像初夏的阳光。大家都要长大都要寻找幸福,谁也不会停留在过去,只是偶尔想起曾经相遇的时候那么美,会有点黯然神伤。

  36、魔鬼是杀不掉的,魔鬼在我们每个人心里。

  37、这个世界上并非一切正确的事情都是正义的,也并非正义的事情一定是正确的。

  38、她不是惊恐而是欢喜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是会有人来救她的,原来这世界上还有人能听见她的声音,原来她并没有孤独到没有同类。

  39、原本在我的剧本中那个女孩是要死的,她死了,圣骸就失去了完美的寄主,你也不会诞生。但我修改了那个剧本,赐予她活下去的特权,这是我第一次为一个人修改剧本,因为她太愚蠢了,愚蠢得让人不愿她受伤害……但你竟然违抗我的旨意!剥夺了我赐予她的生命!你这卑贱的逆命之人!所有逆命者,都将被灼热的矛,贯穿在地狱的最深处!

  40、那么长时间过去了,可依然觉得这世界上有没有自己其实无所谓。大家都是大人,只有自己还是小孩,跟在大家后面跌跌撞撞地跑着,不断地学着大家说话,学着大家做事,可永远都比人家慢半拍。很上去的时候,人家已经走了。

  41、我知道,生还率不超过1%嘛。让1%见鬼去吧!如果这么容易死掉的话,还能称作庞贝的儿子么?

  42、“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醇酒、美人、黄金和堕落,浓郁得就像酒一样,我闻见纸醉金迷的气息。”男人轻声说。

  43、大人有时候就是那么幼稚,总以为随着时间流逝,孩子就会懂事孝顺,不再叛逆不再哭喊,变成他们期待的样子。

  44、歌声像是白鸟一样飞翔在阴沉的天空下,雨云在天空中堆积,仿佛崔巍的黑色群山。

  45、不过刀还是要用才能称之为刀,放进博物馆里去的话就只是刀的尸体。

  46、世界上所有的历史都是**史,龙的历史、人的历史,都是**史。我们可以打败各种敌人,但我们无法打败自己心里的贪婪。白王利用了人类的贪婪,才能活到今天。对于人类来说,龙族的遗产就像潘多拉的魔盒,人类以为里面装着超越这个时代的力量,但当他们打开魔盒,放出来的只会是魔鬼。

  47、楚子航心里一动,听起来恺撤和诺诺真的有过很好很好的时光。也许打断车轴也没用吧?打断车轴诺诺也可以跳上拉车的马奔向婚礼现场,她为什么不嫁给恺撒?她就该嫁给恺撒。你爱上某人,愿意牺牲一切,像是火炬那样熊熊燃烧直到烧成灰烬,可那又怎样?你毁天灭地屠龙降魔浴血归来,你很牛,可那又怎样?你能给她什么样的生活?你牛你就有权得到她的爱么?你的爱很沉重,可还得看她想不想要。

  48、所谓同伴,就是要踩在他们尸体上,完成他们没做完的事啊!

  49、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所能够救治真的医院,无论它值多少钱恺撒都会把它买下来。但是医院只能治病,死亡并不是一种病。

  50、其实人的一生就是这样,有生就有死,因为有了相遇之美才有了离别之悲。

  51、有些人对你而言就是这样,只要她在就好,她是不是你的都没关系,只要她在,就比什么都好。

  52、“魔鬼是杀不掉的,魔鬼在我们每个人心里。”老人喃喃地说。

  53、那一刻黑金大幕缓缓拉开,凯撒点下琴键,楚子航吹出漫漫的长音,掌声和哭声叠在一起,就像海潮……可惜你唱遍了这首歌,却不会看到那个穿着公主裙的女孩推开门来到前排坐下,深情的看着你了……她为你买来的花票已经堆满了这个舞台,空气中弥漫着樱色的爆竹碎片和硝烟,一时极盛,一时零落。

  54、确实是名门世家,可***里也有名门世家。一个世纪以前,在西西里黑手党里,加图索这个姓可是赫赫有名。他们家的男人以芭蕾舞和双管**成名,他们要跟谁结仇了,就在午夜穿着盛装跳着芭蕾、挥舞着双管**穿越小镇的街道,然后踹开仇家的门,端着枪一顿乱放,总之用硝烟和铁砂填满敌人的卧室,又跳着芭蕾悠然离去。当然,后来他们把自己洗白了。

  55、当你所处已是无边的黑暗,你又怎能不飞蛾扑火。

  56、真希望海棠树下的约定能够存在,真希望那个乖巧的女孩还会提着行李抱着他买的超大轻松熊满怀希望安静地等待他的到来。真希望穿着和服十二单的女孩可以依旧在他的面前傻得可爱的做提裙礼,而不是抱着对他的爱义无反顾选择坠入地狱。真希望黑郁金香一样的女孩还是沉默地站在他的身后,还是不苟言笑,执行局大家长和他的团队能够好好聊下天。而不是女孩站在高高的东京塔上对着路明非用敬语说谢谢,然后纵身越塔,如黑郁金香般凋零。真希望那个女孩还是可以如同很久之前一样让他背着一脚一脚踩过西伯利亚的冰雪,而不是膝盖受了重伤却一个人不吭一声用酒精消毒,不愿意让自己成为没有用的人。

  57、我们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己而活着。所谓绝对的正义,只是人们用来粉饰仇恨与渴望的名词。

  58、蛇岐八家的命运也是如此啊,那白色的皇帝缔造了我们又注定要毁灭我们。至今她的幽灵还在冥冥中注视着我们,穿着爬满蛆的尸衣,跳着招魂的舞蹈。她的后裔们注定要为了她的遗产而彼此残杀,世上总会有执法人和猛鬼众,年轻人们永远流着红得刺眼的血。

  59、狗熊搂着水獭坐在田埂上,狗熊说,阿獭,这个世界虽然广大,但只有你懂我的敏感纤细。

  60、这世界总是这么可笑对不对?总是一个人很想说话,另一个人不想听。你从来都不想听我说话,永远都是你对我说话,你是哥哥,永远都是你教训我。

  61、是啊,你是小怪兽,可小怪兽也有小怪兽的好朋友,孤独的小怪兽们害怕得靠在一起,但如果有正义的奥特曼要来杀你,我就帮你把正义的奥特曼杀死。

  62、如果你是一个女孩,在一个男人身上花费了这一生中的绝大多数时间,你又怎么舍得背叛他呢?他就是你的人生啊!

  63、真每每回想那个雨夜,大风吹起恺撒的长风衣,他洒脱地迎着风雪点燃一支雪茄,仰头对天空吹出一口烟雾。他出生在热那亚湾的阳光里,暴风雪都扑不灭他身上的光。

  64、凯撒并不了解真,真也不了解凯撒,她对凯撒的憧憬和隐约的眷恋都是基于自己的幻想,就像退潮时沙滩上留下的白色泡沫,唯一的结果就是慢慢地消逝。

  65、他不愿意。他心里始终有阴影,每跟路鸣泽交易一次,那阴影就变大,要把他吞掉的样子。心底深处好像有人对他不断呼喊说,停下!停下!停下!不能再交易了!再这么交易下去,有些比命还重要的东西就要没了!可是想来真可笑,他穷得只剩卡贷了,居然还有比命更重要的东西。

  66、一只手抓住了从天而降的暴怒,一只斑驳的、青筋暴跳的手。黑影跃出高台,风衣招展如风中的战旗。暴怒被他握紧的瞬间,刀身上再度生出熔金色的纹路,沉雄的吼声震开了雨幕,这柄迄今为止只接纳过昂热和路鸣泽的危险武器被那个人轻松地掌握。他翻身坠落,暴怒刺入龙的颅骨,瞬间将整个头盖骨震碎。那人把左手的长剑刺入龙的脑干,龙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他左手的剑是被昂热丢弃在高台上的贪婪,这柄“吸噬之剑”的天性就是榨取伤者的生命,大量的脊髓液被榨出后从剑柄喷出,形成暴溅的银泉。

  67、其实每个人都在表演,人生就像是一场戏,你在戏里扮演的总不会是真实的自己。

  68、所谓弃族的命运,就是要穿越荒原,再次竖起战旗,返回故乡。死不可怕,只是一场长眠。在我可以吞噬这个世界之前,与其孤独跋涉,不如安然沉睡。我们仍会醒来。

  69、真好,真好,少年情怀总是诗嘛,一首诗在未落笔之前才是完美的,落笔之后反而庸俗了。

  70、他把命都用来拯救世界了,可问题是他也不是很想拯救世界。拯救世界跟他这种人有屁关系,他只有些小小的、自私的渴望,比如他想去看看传说中的秋叶原,想看漂亮姑娘穿短裙黑丝,想能偷偷逛逛AV店体会一下放眼都是胸脯大腿脱光光的感觉……

  71、我们的好演员路明非一直很努力地扮演屠龙英雄,总会有那么一天他不愿再牺牲自己拯救世界。那天他会从懦夫的躯壳中觉醒,变成无视一切的狂徒,反过来把这个世界点燃。

  72、就像你睡着了,楼上穿靴子的大哥回来了,脱下一只靴子“咣”地扔在地上,惊得你心跳加速满身冷汗……然后就没有第二声了……显然楼上的大哥不是“独脚大盗”什么的,该有两只靴子啊,于是你整晚上都眼巴巴地等待第二只靴子。

  73、很多年过去了,这列火车跟《东京爱情故事》里赤名莉香乘坐的那种列车一模一样,被磨得很光的塑料长椅反射灯光闪闪发亮,只不过墙上挂了东爱的剧照。路明非在空荡荡的长椅上坐下,感受着很多年前那个名叫赤名莉香的女人的心情,火车在铁轨上轰隆隆地作响,窗外层层叠叠的海潮冲刷着海岸。她和男人约定在车站见面,“如果你不来我就乘车离开”,可最后她乘坐了更早一班列车走了,男人气喘嘘嘘地跑来,只看见她系在栏杆上的白手帕。她一直都很守约一直都不放弃,但没有遵守最后的约定。

  74、鲜活的小花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她开在寒冷的北极圈里,在花丛中她就一钱不值。

  75、猛虎是很少吼叫的,聚集在一起喵喵叫的是猫咪。

  76、我很害怕啊…很想抱紧你要一点温暖…你知不知?可我不能,因为我已经没有一双可以拥抱人类的手了。

  77、所以堕落的事要大家一起做才最安全啊。

  78、座头鲸再也没法回答他了,他也说完了。他这一生的男派花道,各种高深晦涩的修辞,其实不过是他觉得当初喜欢他的那个女人很傻,他后悔没有早早地知道她那么爱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给她任何报答。

  79、这些年,无论你在哪里,你是谁,你与我为友还是为敌,都无法改变你我的过去……在我们都很孤单很无助的时候,是你陪了我那么多年。

  80、这个世界上你喜欢的人固然不多,但喜欢你的人也不会多啊!只有她才傻傻的喜欢着你,和你分享她的整个世界。如果你不在,她还是会害怕会哭泣的啊!

  81、誓言是世界上最靠不住的东西,只有你对别人还有用的时候,别人才会遵守誓言。

  82、您知道日本的地基是相当不稳定的,从地质学上来说,它坐落在亚洲板块和太平洋板块的交界处,火山爆发和地震频发。这种水下爆破是核弹级别的,可能引起大面积板块滑坡,日本四岛就会滑进到海水里……不过他坐落在那么脆弱的地基上,就算我们不炸,它也未必不沉,不如我们先炸。

  83、“我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强龙不压地头蛇,大家还愣着干什么?人家上百条枪指着我们呢!我们赶紧照做啊!”路明非高举双手,“太君不要开枪,我是良民!我跟这帮土八路一点关系都没有!”

  84、他总是看着头顶唯一的方窗,渴望鸟儿一样飞翔,渴望什么东西从天而降改变他的人生。

  85、只要还有人等你,只要还有人跟你在一起,无论天涯海角你都不是野狗,保持着家犬的幸福感。

  86、她不该卷进这件事里来的,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想要接近那个光辉晨星一般的男人就得用尽全力,把手伸得长长的,把头也伸到死神的镰刀之下。

  87、世间一切幸福,皆月影中一现的昙花;唯有孤独与痛,常伴在黄泉深处。女人清唱着,缓缓抬头,脸色苍白如纸,唯有眼角是凄厉的血红色。她的扮相像是黄泉深处的厉鬼,可身形中透着婀娜妩媚,便如绝世艳女裹着薄纱,让人心里微微一荡。

  88、你不是个人类,当你获得能力的时候你就只能远离人群,你注定将与孤独为伴,就像天才,英雄和疯子。

  89、真的死对普通人来说只是件令人悲伤的事,但以恺撒的骄傲,这就是耻辱,耻辱必须被清洗。

  90、路明非跪倒在那面看不见的墙壁上,觉得自己像是一条被抽走了脊梁的狗。最后的最后她还在喊他的名字,一个可笑的假名,他是她生命中最大的英雄,但他来晚了。

  91、那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么弱小,你自己为足够叛逆了,可你根本不曾改变这个世界,你只是躲开不去看它那残酷的一面。

  92、一个漂亮的女孩对你说“带我走”,你说“对不起那边几位带刀的大哥似乎也想带你走我实在不便夺人之美我还有点事先走了祝你和大哥们今晚过得开心”?

  93、如果世界上有一所能够救治真的医院,无论他值多少钱,恺撒都会把它买下来。但是医院只能治病,死亡并不是一种病。

  94、你有一千个名字念在嘴边,却只是为了掩盖心里的那一个。

  95、她忽然笑了,笑得像只猫,这是恺撒第一次在这个老实女孩的脸上看出一丝丝少女的狡猾来。

  96、如果对生命还有困惑的话,欢迎信教啊:在你以为世界上只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时候.还有个叫做神的家伙,他是不会抛弃你的。

  97、就算你是一只癞蛤蟆你也要顽固地蹦到美女的视野里,否则你就跟草丛里成千上万癞蛤蟆一样,美女甚至不知道你的存在,不会因你而惊叫,那你的人生岂不是缺少了很多价值么?

  98、“外面的世界好大!”她写字条给路明非看,她总是写这样的字条给路明非看,哪怕只是在迪斯尼里看到白雪公主城堡她也会发出类似的惊叹。

  99、异日重逢,我该以何见你?以沉默、以泪水,还是以刀锋?我如警惕恶鬼那样警惕你,却又忍不住要用尽一切力量拥抱你。

  100、因为酒肉比朋友更不会离开,所以悲伤的胖子越来越多。

如果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打赏作者

最后编辑于:2020/11/4作者:个人简历网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